返回 第二十章 所谓的奸夫(第1/2页)  农家媳的秀色田园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自从上次算计桑叶不成,李宝贵一直在找其他下手的机会,连镇上都待的少了。可是大半个月来,被他算计的人不是窝在家里不出门,就是出门时身边必有人陪伴,以至于他满腔的算计始终没能得逞。

    没有多少耐心的李宝贵抑郁之下又跑到镇上胡混,在听李寡妇说完桑家异常的举动后,眼睛滴溜溜的乱转起来,满是算计的对李寡妇说道:“娘,这几天你啥事也别做,悄悄地盯紧了桑家,看他们究竟在干啥。”

    李寡妇一听,三白眼紧紧地盯着李宝贵:“宝儿,你老老实实告诉娘,你这么着紧桑家那群贱骨头,是不是对他们有啥想法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已经是李寡妇第六次问起了,李宝贵被问的很不耐烦,挥着手大声嚷道:“不是跟你说了别乱打听吗?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,其他的事情你别管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今儿你不说出个一二五六来,就别想娘照你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李寡妇哪里能不管,立马叫嚷起来。她厌恨极了桑家,自己的宝贝儿子却偏偏跟中了邪一样,要跟桑家不清不楚的纠缠在一起,这让她怎么能放心?

    见一向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娘亲这么不客气的跟自己说话,李宝贵被震住了,想到还要靠娘亲盯着桑家,总要让她跟自己一条心对付桑家才是,他稍作犹豫便把自己与桑叶的恩怨以及盯着桑家的目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把自己调戏桑叶颠倒成桑叶主动勾引他,见勾引不成就伙同奸夫把他打成了重伤。他也很清楚李寡妇的性子,担心李寡妇要是知道了他的算计,极有可能会坏了自己的“好事”,于是便把自己龌龊的算计隐瞒了。

    李宝贵这人绝对是渣滓中渣滓王,换一个人都不会相信他的这番污蔑,可惜李寡妇看待自个儿的儿子自带滤镜特效,毫不犹豫的相信了李宝贵的谎言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下贱的小娼妇,老娘就知道她是个不安分的,在外面勾三搭四就算了,竟然还把注意打到你的身上,看老娘回去不撕了她!”想到上一次儿子鼻青脸肿的回来,李寡妇顿时心疼的破口大骂,鼓起的三白眼活像长在了癞蛤蟆的头上。

    避之不及的李宝贵被口水喷了个正着,他嫌弃的抹了一把脸后退两步,心里对自己的亲娘表现出来的粗鄙十分鄙夷:“那个小娼妇我自有法子对付,你别去找她麻烦坏了我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已经在盘算着该如何上桑家好好闹一场,让桑家在李家村名声扫地的李寡妇哪里肯轻易放过这个机会,不乐意的说道:“这事娘会替你讨回公道,免得那个小娼妇又勾引你,把你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事儿你不准插手!”跟强哥许诺过的事情,李宝贵哪里能让李寡妇破坏了:“我已经想到法子让那个小娼妇在村子里待不下去,没准儿还能让我发一笔横财,要是你插手了我还怎么出那口恶气、发那笔横财?”

    见儿子变了脸色,已经很不高兴了,李寡妇倒是不敢再坚持。

    哼,反正那个小娼妇讨不了好,就让她再嚣张几日,等她反抗不
    -->>(第1/2页),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