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513章 吃亏(第1/2页)  农家媳的秀色田园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郑家的亲戚不算多,没几天年就拜完了。等正月十五出了年,两个作坊热热闹闹的放了爆竹,正式开工了。

    有郑凛在,桑叶就当起了甩手掌柜,把作坊的大小事全部撇到他身上。距离桓儿县试只有不到一个月,本来她打算跟桓儿一道去县城,照料桓儿的饮食起居,让桓儿安心备考,结果被桓儿以弟弟还小需要娘亲照顾为由拒绝了。

    桑叶很是落寞,看着身量快到脖子的儿子幽幽的说道:“都说‘娶了媳妇忘了娘’,你这媳妇还没影儿,就已经嫌弃娘了。”

    桓儿是个虚岁才十二的小少年,尚未想过娶媳妇的事,听完娘亲的话哭笑不得:“娘,我没有嫌弃您,且不说县试就在县城考,魏婆婆向来妥当,难道您还不放心吗?”

    桑叶何尝不清楚这些,只是县试是桓儿科举之路上的第一场考试,比前世的中考有过之而无不及,她哪能安安心心的窝在家里带孩子,什么也不管?

    但是她又不希望加重桓儿的压力,见他这么反对自己去,就只好打消陪考的念头,叮嘱道:“那你好好照顾自己,晚上少看书早点睡,想吃什么就告诉魏婆婆,万万不能苛待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天气冷的不像话,考试的那几天还只能着单衣不能穿夹衣棉袄(防止有人夹带舞弊),于是翻箱倒柜的把郑凛的狐皮裘找了出来,咔嚓几剪子裁剪了一番,没有半点心疼。

    狐狸皮难得,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货。郑凛的这件,还是他早前得来的。只是他不怎么怕冷,寻常用不上就一直搁在柜子里头,如今瞧着跟没穿过一样。

    确定桓儿穿上不会碍事,桑叶才满意的点点头塞到包袱里,叮嘱道:“这件皮裘比你那件兔毛的保暖,进考场前你套在外面,不然坐在四处漏风的考棚里,会越坐越冷。

    桑叶的动作太快,桓儿反应过来想要阻止时,她已经下了剪子。看着鼓鼓囊囊的包袱,他只觉得重如千斤,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娘,您放心,我定会好好考,跟您挣个头名回来。”

    桑叶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笑骂道:“臭小子,娘是心疼你吃苦,不是非要你考个状元回来不可。你要是为了科考把身子熬坏了,娘才要狠揍你屁股,让你歇了科考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想象着自己趴在板凳上被揍屁股的情景,桓儿难得羞红了脸,却也认真的应道:“娘,我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娘亲跟书院里很多望子成龙的娘不一样,每次听那些同窗诉说被爹娘逼着上进的烦闷和无力,他就很庆幸有个会用心教导他,也尊重他的娘亲。

    桑叶揉了揉他的脑袋,心里同样为养出这么个儿子而自豪。

    桓儿一走,家里就空荡了许多。尤其是汤圆儿有时候忘了哥哥回书院了,没找到哥哥就会下意识的问起,然后一个人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不满一岁的元宵也习惯了这段日子有哥哥的陪伴,起初还哼唧着在家里到处找,没找到就冲抱着他的人大声的叫唤,怕是以为家里把他的哥哥藏起来了。直到好几天过去,渐渐淡忘了哥哥才不再找了。

    桑叶闲得慌,就经常带着两个孩子往桑家跑,八卦给小江找媳妇的事。没想到的是,于氏的行动力十分强悍,竟然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就抓到了小江的“尾巴”,顺着挖出他有喜欢的姑娘的事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这臭小子有多蠢,怕咱们知道了反对,愣是死死的捂着不说。”于氏毫不留情的吐槽亲儿子,恨不得撬开他脑子里装的是什么:“得空了就跑去婉婉常去的地方蹲着,瞅见了脸就红的跟猴屁股一样,半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!”

    就这跟他爹一样的榆木脑袋,能把人家姑娘蹲到家里来不成?

    桑叶听的乐呵又好奇,问道:“小江怕你们反对,难道是那婉婉姑娘有不妥的?”

    那姑娘就是李家村人,还是李七爷的隔房的侄孙女,大名就叫李婉婉。桑叶知道有这么个人,但是以前没怎么接触过,并不知道这姑娘具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不妥?倒也没啥不妥,就是家里有些复杂。”于氏面带纠结,不知道该怎么说:“婉婉是个好姑娘,刚出生没多久亲爹就病死了,她娘就在婆家娘家的撮合下,改嫁给娶不上媳妇的小叔,又生了二儿一女……”

    嫂嫂嫁小叔这种事不常见,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只要娘家婆家没意见,外人也不会乱嚼舌根子。毕竟孤儿寡母日子艰难,改嫁小叔不用太担心孩子受欺负。

    桑叶听
    -->>(第1/2页),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