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十五章 吴运筹,妄帷幄【给大家拜年了~】(第1/2页)  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  哗——哗——

      隔壁又传来了沐浴时撩水的响声,还有那不成曲调的轻快歌谣。

      吴妄停下打坐,身周一缕缕白烟般的灵气凭空消散。

      这些灵气无五行归属,也无明显的属性划分,似是单纯的清气。

      这老阿姨越来越过分了。

      现在洗澡都不开隔音阵了,经常还随便穿几件薄衫就过来溜达!

      尤其是!

      两年前,自己为了嘉奖她一直以来的贡献,重金购来了荀草(注)炼制成的灵丹,让她肌肤变得更为细腻光滑、脸蛋越发精致迷人,凭空绽放出了女修的少女感。

      现在回过神一想,总觉得亏大了。

      推开木窗,带着草木清香的夜风细细而来,让吴妄颇感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  远处能见连绵的帐篷,听闻些许欢笑吵闹声;

      近处能见溪流潺潺,几条小鱼在屋内照明法器的照耀下追逐嬉戏。

      吴妄不由思索起了一个深邃的问题:

      ‘大浪族那边,怎么还没赐福凶兽?’

      大浪族的畜牧业搞起来了,粮食储备机制也建好了,巨弩数量提升上去了,族群内的祭祀也已经接受了新制定的教义,人口是他们熊抱族的一倍多,刑天他爹也弄了个假王庭随时准备迎接赐福。

      赐福,竟然不来了。

      两次赐福有时间间隔的限制?必须等一二百年?

      还是必须要等女神的头发自然脱落?

      如果是这样,那如何让星神感觉焦虑、烦闷、失眠、多梦,从而多脱落几根头发……

      吴妄抱起胳膊,略微沉吟。

      不瞎想了,真要说起来,哪个强者不能控制自己毛囊生发脱发?

      还是考虑考虑自己今后的修行规划吧。

      他此刻身子骨已完全长开,剑眉星目不必多夸,身形修长无需常赞,眉宇间轩昂气宇、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清雅之风,与熊抱族的环境多少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  这大半是修行筑基的效果。

      凶兽赐福一直不降临,自己也不能多等了,从三年前就开始压制境界,此时聚气境已没了探索的空间。

      距离自己设下的五年之期还有一年。

      氏族发展自是不必担心了,这些年他已经做好了一整套发展规划,并将自己想传播出去的一点浅薄思想,通过讲故事和歌谣的方式,在草原上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  具体的故事有:《星神和她的十二星斗士》、《这个星神实在太稳健了》、《守护星神》三部曲。

      具体的曲目为:《一闪一闪亮晶晶》、《星神点灯》、《听神言大人讲过去的故事》等等。

      以前的星神是高高在上的,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,族人平时提都不敢提。

      吴妄此举,表面是在赞美星神,实则是让星神‘接地气’,降低北野生灵对星神的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  当星神被误以为拥有丰满的人格,那她就会成为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生物,仅此罢了。

      当然,这些只是一些边角工作。

      吴妄的主要精力花在了……

      嗯?有人来?还是两波。

      闭上双眼,以他所在屋舍为圆点,一缕缕无形的灵识扩散开来,宛若蛛网般笼罩了方圆十里之地。

      聚气境,灵识探查十里。

      吴妄告诉林素轻的探查范围是一里,这还把林素轻震惊得半天合不上小嘴。

      无他,他的‘神’因修行祈星术,已堪比人域元婴、跃神境灵修。

      开局一点小优势罢了。

      灵识探查发现了熊三将军的身影,吴妄打开另一侧窗户透了透风,倒了两杯温热的茶水,将书桌整理出来,静静等了阵。

      “少主?”

      “三将军请进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哎,”熊老三应了声,小心推开木门,庞大的身躯慢慢挤了进来,见到吴妄就低头扶胸行礼。

      隔壁木屋的隔音阵、避光阵同时亮起。

      吴妄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,这位忠心耿耿的壮汉低头走近,面露疲态,入座后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  熊三将军低声道:“少主,属下刚从长毛族的边界回来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骚乱平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,”熊三将军叹道,“是信奉兽神的毛民族,跟咱们族人在边界起了冲突,现在已经解决,对面也赔了些牛羊。

      说是因为信奉不合闹事,说白了还是想趁机抢咱们的巨弩,这种事这几年经常发生。

      要不是首领不许,真想给他们一点教训!”

      吴妄手指敲了敲桌面,笑道:“能避免战火就避免战火,咱们追求的是北野和平,共同发展,这点不能只是喊喊口号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属下都明白,”熊三将军压低嗓音,“少主,您真的在劝说首领再要一个弟弟妹妹?”

      吴妄靠在柔软的兽皮上,随手摄来一瓶酒壶酒杯,给熊三将军倒了一杯西野买来的果酿。

      他笑道:“怎么,家里多一口人不热闹吗?”

      熊三将军低声问:“您是因为自身怪病的原因吗?

      其实您就算没感觉,也不是不能生育,族内就有个男子,被敲昏的时候下手重了点……醒来娃都俩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吴妄瞪了眼熊三,后者赶紧闭嘴。

      “今年的粮仓换粮进行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  “都顺利都顺利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,最近巨弩卖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  “其他六家部族都要求多给他们些,”熊三将军笑道,“按少主您定的规矩,最新的改良版推迟两年外卖,每批最少三成给大浪族,其他五家意见很大。

      还有,犬戎族有意跟咱们联姻,犬戎族的公主据说……毛发特别柔滑、特别亮。”

      吴妄:……

      “正经点,一定帮我拒了!”

      “那肯定的,那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熊三将军嘿嘿笑了几声,又是面露愁色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低声道:“少主,有件事必须跟您禀告一下,这事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  “就是那个星神教。”

      熊三将军身体前倾,嗓音压的更低:

      “最初我们都没在意,现在这星神教可了不得了!

      短短两年,几乎席卷了其他各家氏族,近来也在咱们氏族出现了苗头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哦?”

      吴妄挑了挑眉,缓声道:“熊三将军觉得,这个星神教可有什么危害?”

      “危害说不上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熊三将军在怀里摸出了一只处理过的树皮,捧到了吴妄面前。

      “少主您看,这是他们宣扬的,引人向善、帮助他人、敬老爱幼,都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  就是这势头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  星神教现在已经快席卷半个北野了,这要是他们口中的‘神使’开口
    -->>(第1/2页),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