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十五章 吴运筹,妄帷幄【给大家拜年了~】(第2/2页)  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目录 下一章

,让他们换个地方放牧打猎,一个氏族恐怕要少一大批族人。

      更要命的是,祭祀们都开始加入这个星神教,很多氏族的祭祀成了当地星神教的星神使。

      根据属下调查,这个星神教的星神使总共分六阶,最高的星神使被称作圣星使。

      少主您说,以后祭祀是听氏族主祭的,还是听圣星使的?

      这个星神教如果做大了,北野就要听那个圣星使的了!”

      “不用担心,我已经派人调查过这个星神教。”

      吴妄笑道:

      “圣星使总共有七位,分别是六位现存的日祭,以及一个无关紧要的家伙。

      在圣星使之上还有一位神言使者,她能够与星神直接交流,传达星神的旨意,约束在北野流传的祈星术,不会对氏族产生危害。

      不过还是不能松懈,一定要盯紧这个星神教,如果星神教做出什么过分之事,立刻禀告给我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哎,明白。”

      熊三将军略微感觉有些奇怪,自家少主最近几年都是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,在这里闷头参悟祈星术,怎么派的人?

      回去的路上,熊三将军一直在低头琢磨,走了半路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  少主也是大星祭,了解星神教很正常……

      诶?少主四年前就是大星祭了,现如今是不是又突破了?

      每次见少主,熊老三都能明显感觉到少主气质的变化,尤其是那双眼睛,越发深邃,也越发看不懂。

      可惜了,少主一直没有参加昏会,完全不给自家几个女儿和侄女机会。

      木屋中。

      “星神教。”

      吴妄坐在那喃喃自语,嘴角的笑容略有些玩味。

      他耳尖微微一动,灵识已捕捉到了迅速接近自己木屋的几道身影,抬手在书桌角落的按钮上敲了下。

      墙壁内传来少许机括声,隔壁木屋上有块木板向上滑动,露出了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  【修行勿扰】。

      换了身抹胸裙、正要去串门的林素轻顿时止步,摁着眼皮做了个鬼脸,悻悻地回了床榻打坐。

      吴妄屋内,几道身影自窗外窜了进来,单膝跪在书桌侧旁,却是两男两女,身上套着紧身皮甲。

      “拜见圣星大人!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,”吴妄摆摆手,“报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最近三个月,新纳祭祀六百九十二人,主要集中在深目、强甲两族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夜风习习,拂过那宁静的木屋,却因隔音的法阵,没有带走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“霸儿他,真是星神赐给咱们熊抱族的福星啊。”

      一望无际的草原上,正与几位将军、祭祀一同入座的熊抱族首领熊悍,眺望着远处因大火而弥漫的灰云,不禁发出如此感慨。

      几位将军也是感慨连连。

      “少主搞的这些战术,虽然操练起来有些麻烦,但练熟了还真管用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族长,少主这身体咱们可忒多想想办法,这一眨眼马上就十八,可以被敲晕扛走了,要是真的昏过去了醒不来,那也不叫事啊!”

      “这可是正经事,不是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  熊悍缓缓点头,面露难色:“现在的问题,是不知道霸儿这病根在哪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要说是因为祈星术,可其他修行了祈星术的男祭祀不也没事?”

      “族长,您不是请了名医吗?名医咋说啊?”

      熊悍摇摇头:“啥破名医,还说要拿草喂我儿子,我儿子能吃草吗?”

      “苍雪大人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  “夫人说,霸儿现在承受的压力很大,”熊悍沉沉地叹了口气,“霸儿从小就聪明,他是个天生的首领,肯定比他爹我强。

      他现在担心的是,因为怪病而影响到族内稳定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谁敢闹事?”

      有位头发花白、体壮如牛的老将军瞪眼骂道:“我就看看,那些小崽子谁敢不服少主!”

      一旁的老祭祀叹道:“但不得不考虑的是,咱们以后不在了,少主一直没有孩子,那确实会引发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  族长血脉不能断啊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行了,先不提这事。”

      熊悍摆摆手,沉声道:“我已经派了不少人外出探寻解决这种怪病的方法,大荒九野如此广阔,肯定会有解决之道。

      上饭吧,等会还要赶去边界巡视。”

      有将军立刻起身吆喝:“上饭!首领饿了!”

      远处正忙碌的一群壮汉,手忙脚乱地扛来了几只烤灵兽,又将一大盆热气腾腾的汤羹恭敬地端到了熊悍面前。

      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  熊悍看着面前这一大碗散发着草木清香的汤羹,骂道:“本首领吃肉的!”

      “首领,这是少主特意派人送来的,说是叫做六味地黄汤,”刚才吆喝上饭的将军连忙解释,“说是对您身体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霸儿送来的?”

      熊悍嘿嘿一笑,端起大碗仰头就是一阵‘吨吨吨’。

      “嗝!真不错,味道真不错,让霸儿多送来点。”

      周围投来的目光顿时满是羡慕。

      那天,首领大人的战斗力特别强悍,巡视边界的时候遇到了千年寿岁的凶兽,举着斧头一个人冲上去就将其砍翻。

      就是晚上安营扎寨的时候,这位首领大人浑身燥热,有些无法入睡,起身扛着斧头外出溜达到了半夜,又拖了几只凶兽回了大营。

      首领之力,直接爆棚!

      过了大概一个多月,这位首领大人终于按耐不住。

      一向认真履行首领职责的熊悍,直接命令大军暂时回王庭,自己则带着小队护卫直奔大雪山。

      听闻此事的吴妄,只是淡定的一笑。

      还不够,这才哪到哪?

      母亲说过,成为日祭后很难有子嗣,这里面必然是有星空之道的干预。

      不过……

      他花了大笔兽核订购鹿蜀皮和一对雌雄鴢鸟(注),已在路上了。

      不够,还是不够。

      吴妄低头在桌下一阵摸索,很快就拽出了一只厚厚的包裹,打开后却是一只只布帛。

      北野的纸张颇为稀少,大多都是用树浆晾晒而成,质量也不怎么样;这般布帛成本自是更高,但胜在画线条时比较柔顺。

      氏族的矿产常年供不应求,星辰矿让他本就富裕的家庭火上浇油,他还用在意这点成本吗?

      拿出自己偷偷磨炼了几年的工笔技法,搞点电视台不让播的情景剧!

      吴妄还就不信了,一家三口一起朝着同一个目标努力,就不能打破所谓的一脉单传!

      …………

      【注:荀草,状如葌,而方茎黄华赤实,服之美人色。后面出现的鹿蜀皮和鴢鸟都是多子、宜子的功效。

      新年新气象,牛年你最棒!愿祖国昌盛,神州繁荣!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